文汇记忆 大众从这里走上“神坛”—上海第一家合资车企让桑塔纳旋风刮了29年

  【导读】东方潮涌,奋楫者先。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。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和窗口,40年来上海主动服务国家战略,敢闯敢试,敢为人先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改革奇迹,不仅实现了城市发展的历史性跨越,也成为全国改革开放伟大实践的生动写照。《东方潮——上海改革开放标志性首创案例选》日前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,辑录了许多市民耳熟能详或者亲身经历的身边事,而且都是全国第一的“上海首创”。我们摘编其中部分内容,以飨读者。

  上汽大众(原上海大众)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成立的第一家中外合资轿车企业。该项目从历经六年谈判、多次险些夭折,到最终落户上海、逐步发展壮大,不仅成为全国最大乘用车基地,也成为中国轿车产业乃至国家现代化工业体系的“试验田”和“奠基石”。中德合作的第一款车型选择了桑塔纳,这款车在德国仅存活三年便停产,没想到在中国刮起了长达29年的罕见“旋风”。

  上汽大众的诞生,起源于1978年国家一机部一条关于引进国外“轿车装配线”的建议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条“建议”日后竟然成为深刻改变中国轿车工业和百姓生活消费的“伟大决策”。

  上世纪70年代末,国内轿车工业十分薄弱,而国家进口轿车又要花大量外汇,所以,国家准备结合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,引进一条轿车装配线,重点是出口创汇、年产15万辆、80%出口。考虑到当时上海工业基础好,而且只有上海能够批量生产轿车,所以进口轿车装配线准备放在上海。于是,上海市联合国家一机部迅速起草项目方案,从1978年7月29日报送,到9月13日国务院批示,前后不到一个半月。当时,“轿车项目”在上海是继宝钢项目之后的又一重大项目,国务院批示该项目方案的速度如此之快,出乎很多人意料。由此,一份对后来产生重大影响的“特殊报告”——《关于引进轿车制造技术和改造上海轿车厂的报告》诞生了,合作谈判拉开一波三折的前奏。

  为选择合作对象,中国主动和通用、丰田、奔驰等公司进行接触,但基本无果。1978年11月,国家组织机械工业代表团赴欧洲六国考察,事先并没有安排汽车项目洽谈,但此时恰巧国内传来同意用合资方式和外商谈判的重大信息。于是,考察德国大众当天,中方尝试提出合作意向,与德方一拍即合。后来才知道,德国大众当时正在亚洲寻找合作伙伴。有了第一次“意外”接触,后续谈判得以跟进。综合比较,德国大众的生产研发水平很高,汽车性能和质量很好,而且愿意出资金和转让技术,愿意提供最新车型,中国可以学到很多先进技术和经验。所以,最终选择德国大众作为合作伙伴。

  选择车型事关合作成败。中方倾向中级轿车,既可作公务和商务用车,还可用作出租车。德方推荐了“奥迪80”和“桑塔纳”两款车型。综合比较后,中方认为桑塔纳车型最新,采用新材料、新技术、新工艺,符合中方要求。而且,德方为试探中方诚意,1983年起在上海先以CKD(完全拆散组装)方式试组装完成三批1600辆桑塔纳。经试用,客户普遍反映车身轻、轿厢内部空间大、发动机先进、油耗较低、安全性能高,一时间国内供不应求,扫除了很多人的疑虑。“桑塔纳”一词原意是山谷旋风,但该款车在德国仅存活三年便停产,没想到在中国则刮起了长达29年的罕见“旋风”。

  从1978年开始,中德双方开启了长达六年的“马拉松”谈判。六年谈判60多次,大众项目曾碰到“一下二停三撤”三个难以跨越的“坎”,也有过四封扭转乾坤的“信”。

  第一道坎,是1979年中国进入经济调整期,由于基建投资增长速度过快、战线过长,原有大项目要停建缓建,上汽大众投资过大,项目要下。第二道坎,是1980年德国大众出现财力困难,考虑到投资回报率等问题,德方想要中止谈判,项目要停。第三道坎,是当时有些人观念跟不上,认为轿车是“官老爷车”,项目要撤。

  对此,时任国家一机部副部长的饶斌同志,先后给国家领导人写过三封信,汇报谈判情况,分析项目利弊,进一步得到中央的大力支持。他还专门给德国大众董事长卡尔·哈恩博士写过一封信,回答了关于限制轿车进口、合资企业在中国地位以及外汇等问题,消除了德方投资疑虑,加快了项目谈判进程。

  “上海轿车项目”受当时国内外诸多因素制约,一个伟大的时代“缩影”险些夭折。最终,是改革开放“救”了该项目,反过来,它又推动了改革开放,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标志符号。

  2012年10月,掀起中国车坛29年旋风的“国民车”——普通桑塔纳,在上汽大众完美谢幕,但“拥有桑塔纳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所蕴含的开拓精神没有谢幕,它像一台超大功率的发动机,为地方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。

被天天乐娱乐 发布于2018-12-19 05:55 .